马恩的社会主义是前科学
2017-04-09 15:34:06
  • 0
  • 0
  • 0
  • 0

马恩的社会主义是前科学

——抛弃空想的公有制,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摘要: 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当自然资源、社会产品不能满足社会成员的需要时,便会发生“争夺”;当自然资源、社会产品能够满足社会成员的需要时,便“不争夺”。

在自然资源贫乏区和富足区,史前人分别形成“争夺”和“不争夺”的两种生存方式,分别产生了私有制和公有制。古代人类社会私有制是普遍的,公有制是特殊的,摩尔根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

当自然资源、社会产品不能“满足需要”时,不能实行公有制;而当自然资源、社会产品能够“满足需要”时(纳米时代)公有制又失去了意义。所以马恩把公有制当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本质是错误的,而且他们尚未建立一个科学社会主义的逻辑体系,因此他们的社会主义只能算是前科学。

苏式社会主义是对马克思“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望文生义的误读和封建主义、乌托邦错误的叠加。它抛弃了马恩社会主义思想正确的方面,却将其错误的方面发挥到极致。

瑞典(式)民主社会主义是马恩社会主义正确思想的继承,其“职能社会主义”则是独创性的发展,是地地道道的科学社会主义。

关键词:“争夺” “不争夺” 自然资源 社会产品 贫乏区 富足区

公有制 易洛魁 中华古民族 纳米时代 前科学

一、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

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是什么呢?在马恩的著作中找不到明确的答案。只有恩格斯的一段话似和答案接近,他在简述了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以后说:“现代科学社会主义 就是以这两个主要事实为根据的”(1)。他似乎认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就是以上两门学说的基本原理的相加。这个解释当然是不对的,——哲学原理、经济学原理(以及相加)怎么能成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呢?显然马恩尚未明确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许多社会学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有的沾点边,有的根本不沾边(2)。为了确定这一原理,先明确一个原则:简单性原则。所谓简单性原则就是逻辑统一原则。它是衡量一门新的学说是否成立的起码标准。因为任何新的学说均是从覆盖尽可能多的经验事实的少数假设或公理出发,建立起来的概念体系。例如达尔文的进化论的简单性原则就是生存斗争,自然选择。笔者在拙文《论马克思的等劳交换》(3)中,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作了如下概括:“它的基础理论——阶级原理同样符合简单性原则。当人类社会出现了剩余产品,便开始了对剩余产品的争夺。而阶级不过是争夺剩余产品的利益集团。当社会产品满足社会成员的需要,便没有必要争夺,从而使阶级的存在失去了意义。这就是阶级产生、消灭的规律。”(为了叙述方便,一下简称“争夺”原理)。在马恩的著作中,可以找到很多支持这一观点的论述。例如恩格斯说:“只要生产规模还没有达到不仅可以满足所有人的需要,而且还有剩余产品去增加社会资本和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就总有支配社会生产力的统治阶级和贫穷的被压迫阶级”(4)。(以下简称“满足需要”)“只要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被迫专门从事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5)。只有生产力发展到“甚至对于我们现代条件来说也是很高的程度,才有可能把生产提高到这样的水平,以致使得阶级差别的消除成为真正的进步,使得这种消除可以持续下去,并且不致在社会的生产方式中引起停止甚至倒退”(6)。 马克思说:“一部社会发展史,就是一部自然发展史”。社会即使在最初的阶段也天然符合科学规律。当社会出现少量剩余产品,如果平均分配,到处撒一点胡椒末,社会就不会出现专事社会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的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那么,社会就不会有大的发展。所以马克思历来反对平均主义。将剥削阶级的出现看作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剥削阶级并不是历史的赘瘤,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具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只有社会产品满足社会成员的需要,它才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成为必然灭亡的东西。

以上只是马恩已经达到的高度。而我们不能停留在他们的水平上,必须有新的发现。马恩只是研究了关于社会产品的“争夺”问题,没有研究关于自然资源的“争夺”问题。而在人类社会的初期和史前期这后一个问题才是主要问题。下面就讨论这个问题。

二、以偏概全的摩尔根——关于《古代社会》的批判

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运用比 较 历 史 研 究 法,以 近代北美印第安人易洛魁 原 始部 落 的 社 会制 度 作为 推 测 古 代社 会 制 度 的 依据 ,他说“由于人类起源只有一个,所以经历基本相同,他们在各个大陆上的发展,情况虽有所不同,但途径是一样的,凡是达到同等进步状态的部落和民族,其发展均极为相似。因此,美洲印第安人诸部落的历史和经验,多少可以代表我们的远祖处于相等状况下的历史和经验”(7)。他认为古代全人类普遍存在过公有制,并且被包括马恩在内的理论界所接受。后人根据田野调查或考古发现,对摩尔根的这一观点提出了很多批评,但是至今尚没有推翻它。本文根据科学社会主义的“争夺”原理,对摩尔根的观点提出挑战。

为了和易洛魁原始部落加以对照,特选择了一个参照系——中华古代社会。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是黄河流域;易洛魁部落则分布在北美的东北部的辽阔地域。

中华古人居住的黄河流域野兽种类繁多,但是猛兽也多。史前人类遗址很多,特选择了有代表性的半坡遗址。这里出土的“猎获物骨骼主要为斑鹿、水鹿、竹鼠、野兔、狸、貉、獾、羚羊等等”,“主要猎获物是斑鹿” (8)。而且它也是中华古人比较普遍的猎获物。易洛魁人居住的北美情况则有所不同。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一书的注释里,对印第安人的发源地的自然资源有一段描述:“哥伦比亚河流域是一个森林与草原交错之区,所以是一片绝好的猎 场。草原上盛产一种面包薯,名叫卡马什。在夏季里,浆果尤为繁多。不过, 这些并不是比其他地方特别优越之点。这个地区的特点在于哥伦比亚河及沿 海其河流出产极其丰富的大马哈鱼,可以取之不尽。这种鱼成千上万地群 集于这些河流中,到了打鱼的季节,捕获极为方便,产量极大。把鱼破开晒 干以后,装运到印第安人的村落里去,成为他们一年中大部分时间的主要食 物。此外还有沿海的贝壳渔场,供应大量冬季食物。除了上述种种优点集中 在这里以外,还加上当地的气候温和,四季如春——大致同田纳西州和弗吉 尼亚州的气候相似。对于不知道栽种谷物的部落来说,这里真是天堂(7)。北美有最大的渔场——纽芬兰渔场,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这里的渔业资源丰富到什么程度?“这里的鳕鱼多得不需用渔网,只要在篮子里放块石头沉到水中再提上来,篮子里就装满了鱼。”(9)。素以“踏着水中鳕鱼群的脊背就可以走上岸”而著称。在这个渔场有好多易洛魁部落从事打渔业或海产贸易。北美的狩猎资源也是丰富的,主要猎获物——北美野牛、大驯鹿等。北美野牛体重可达1000公斤,头上长有锋利的双角,即使面对最富攻击性的捕食动物,也毫不退缩。野牛成群生活具有很强的自卫能力。即使驯鹿也有一定的自卫能力,当驯鹿一旦发现危险不能逃脱时,公鹿就会用角、母鹿用前蹄(像刀一样锋利)去战斗。这和古黄河流域毫无防护能力的斑鹿等食草动物相比,受到伤害的程度当然要小得多。兽口中的肉少了,人口中的肉就多。狩猎者常常采取将野牛赶至悬崖,成群猎杀的方式。一群野牛均在十头以上,每头野牛体重可达1000公斤,这是多么丰盛的食物啊!这在人类史上都是少见的(10)。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易洛魁人是否猎杀野牛?易洛魁人的祖先是从密西西比河流域迁到安大略省的,密西西比河流域是北美野牛的栖息地。可以肯定地说在农业产生以前的易洛魁人的是以猎杀野牛为生的。总之,易洛魁人的渔业资源、狩猎资源都是丰富的。中华古人虽然也有渔业,但是渔业资源不丰富。狩猎资源中少见大型猎物,而且还要从兽口中夺食。和易洛魁人相比,自然资源是贫乏的。而更大的差别是农业。中华古人栽培的是粟,至今已有7000年历史,粟虽然好吃,但却是一种低产作物,亩产不过百十来斤。而易洛魁人栽培的玉米,则是一种营养价值高的高产作物。而且北美洲地理环境非常有利于玉米的生长:“每个村庄的四围,方圆直径约为18公里,面积从几十公顷到几百公顷不等。他们新开垦的土地劲力十足,所种植的玉米,生长得高大无比,像树一样高大,且茂盛呈汪洋一片,村庄被厚厚地包围在玉米汪洋之中,常常使一些外来的旅行者,在大片的玉米田里迷失了道路”(11)。粟对于中华古人来说是短缺的农业资源,不能满足需要;而玉米对于易洛魁人而言则是富足的农业资源,是可以满足需要的。由于食物可以满足需要,所以易洛魁人不但可以吸收俘虏为本部落成员,而且可以大规模的吸收外部落成员为本部落成员。所以才有选举制,根本改变了以血缘关系维持生产和分配的状况。这在中华民族史上是绝对没有的,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其他人一般不允许分享他们的“活命粮”。所以中华民族的家长制是根深蒂固的,无论是文字记载或民间传说都找不到民主的痕迹。根据“争夺”原理,“满足需要”就“不争夺”,所以易洛魁人没有发生阶级分化,所以才是公有制社会。而不能“满足需要”就“争夺”,所以中华古人发生了阶级分化,所以才是私有制社会。

全世界资源富足区较少,多数为资源贫乏区。就是说私有制是普遍的,公有制是特殊的。

《古代社会》还提到了澳洲土著人的公有制。这更是一个满足需要“不争夺”的典型。地广人稀的古澳洲处于赤道两侧而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气候温 暖、植被丰盛、动物繁多且没有猛兽(由于没有猛兽,澳洲大陆上所有的野兽都是土著人的食物,每个人仅袋鼠一项可拥有 1.6 吨),仅靠狩猎采集的简单劳动方式就可以满足生活的需要, 因此土著人不思农耕和放牧;由于气候温暖而毋须穿衣和住房便可生存,因此土著人不思纺织和建筑。就这样,土著人数万年来(直到被发现)依然过着中石器时期的原始部落生活。澳洲土著人也有争斗,但都是非物质的原因,他们从来不因地盘和自然资源而争斗。因此对于自然资源根本就不存在私人占有或家庭占有的排他性。

人只有在生存的压力下,才可以使潜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如果衣食无忧就会产生惰性,不思进取,人类的进化就会失去动力。这是由“争夺”原理推导出的“第一定理”。

易洛魁人的公有制和澳洲土著人的公有制还是有区别的。易洛魁人族群内部“不争夺”,——例如易洛魁人在庆典集会,各部落都要向与会者赠送礼物,赠送礼物最多的部落享有最高荣誉。充分表现了不争夺的公有制属性。但是外部却“争夺”的十分激烈。澳洲土著人内部外部都“不争夺”。 易洛魁人 的“不争夺” 是相对的, 澳洲土著人 的“不争夺” 是绝对的。 易洛魁人尚有进化的动力,澳洲土著人几乎完全失去进化的动力。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中国的原始社会难道不是公有制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先纠正理论界几个错误:A、将制造第一把石斧看作是人类诞生的标志。人类作为一种新生物,是以进化停止,人的各项生理指标——脑容量等具有相对安定性为标志的。理论界将制造第一把石斧看作是人类诞生的标志是不对的。此时“人”的脑容量只有600-700立方厘米,更接近于猿,是 “类猿人”,而于人类相差甚远。如果说是劳动创造了人的话,那么这时会劳动的动物尚在创造人的过程中,尙不是人。氏族公社、母系社会尤其是早期,乃是 “类猿人” 半人半兽的群体,根本称不起人类社会,因此也就无所谓公有制、私有制。B、将“史前时期”当作人类历史时期。英国学者丹尼尔*威尔逊发明了“史前”(PREHISTORY)一词,而他以及所有的工具书,都将“史前时期”解释为人类社会文字产生以前的历史时期。从“史前’的本意讲应该是指历史以前。任何事物只有诞生以后才有历史,——说“史前时期”是历史时期逻辑上不通。其次丹尼尔以文字的产生划分史前,不能覆盖全人类,那些没有产生文字的民族都只能划在史前。对应于文化的标准,本文提出一个经济的标准:以剩余产品的出现(交易的产生)作为划分史前的标准。根据这个标准来看,易洛魁原始部落和澳洲土著部落,在文明世界发现他们时已经产生了交易,已经属于人类社会。C、以家庭的规模作为划分公有制、私有制的标准。大家庭和小家庭都是当时社会的细胞,就家庭占有的排他性而言并没有实质的区别。大家庭和小家庭的分配方式均是以血缘亲情关系维系的,二者并没有实质的区别。那么为什么小家庭的分配方式属于私有制,而大家庭的分配方式是公有制呢?难道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区分在于家庭的规模吗?在中华民族两千余年的封建史上,百人以上的大家庭屡见不鲜,难道都是公有制吗?近年来有学者撰文指出:家族公社属于私有制,而个体小家庭私有制不过是家族公社私有制的深化(12);按男性血统下传的继承制是(万恶之)源,私有制是流(13)。

综上所述,得出的结论:中国的原始社会是私有制。

摩尔根当然不知道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也不能区分自然资源富足区和贫乏区,把自然资源富足区局部公有制当作覆盖古代全人类的社会制度,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

三、纳米时代——自然资源、社会产品都满足需要的未来社会

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未来学家给我们描述了这样一幅图景:人类不再生病,不再有年龄;房屋自我清洁、维修、照明和保温;甚至连货币都失去了意义,因为每个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根本不需要购买。而这不是幻想,而是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一切都可以通过纳米技术实现。从微米技术发展到纳米技术,使科学家可以操控原子。由于所有物体都是原子在一定空间内结合产生的,所以改变这些原子的排列顺序就可以组合出任何物体。想像一个微波炉大小的仪器:从一边倒入原料,另一边就会出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不仅如此,还将出现拥有自我复制功能的纳米装置。比如,你想要一辆汽车,只需要在这台装置上设定好结构参数,它马上就会在你眼前复制出一辆汽车。第一台纳米机器的价格肯定非常高昂,但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变得让任何人都买得起。电话、电视和电脑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对于纳米时代,人们既希望无限,又忧心忡忡。人类面临着两种可能:上天堂、下地狱。其实大利益必有大风险,这完全符合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那个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公有制本身就是违背辩证法的。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完全是由人类的操控决定的。当初研究核能,人们也是怀着这种矛盾心理,直到今天核能尚在人类的有效监控下。对于纳米技术也是一样,只要能够对它实施有效的社会控制,使它趋利避害,沿着符合人类利益的方向发展,一切风险都是可以化解的。

马克思曾经有过一个预言:“蒸汽大王在前一个世纪中翻转了整个世界,现在它的统治已到末日,另外一种更大得无比的革命力量——电力的火花将取而代之”(14)。他以为“电力”会像蒸汽机一样“翻转”世界。他的预言没有实现。而真正又一次“翻转了整个世界”的是纳米技术,——这一“翻转”是彻底的,是“蒸汽大王”的“翻转”根本无法比拟的。工业产品将成为第一个牺牲品,因为它将很快失去价值。到那时,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信息和方案。那时资源稀缺问题得以彻底解决,——一些野草就可以制造出任何美味佳肴,脚下的泥土就是一切产品的原材料。那时才是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产品完全满足需要的理想社会。没有人再去“争夺”,阶级真正消灭,人实现了彻底解放。然而,这个理想社会却并不是什么公有制,也不需要按需分配。因为这个时期的主要生产资料——纳米机器并不是公有,当然也不是私有。虽然纳米机器是社会分配的,但是分配给个人就归个人所有了。有人也许会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生活资料是归个人所有的。必须指出,纳米机器既是生活资料也是生产资料。虽然归个人所有,但是任何他人借用都可以。既不具有私人占有的排他性,也不是公共产品。亦公亦私非公非私。但是却集中了公有私有的优点:譬如公有制的“不争夺”、私有制的生产资料有人负责。

四、苏式社会主义和瑞典(式)民主社会主义

首先审视马恩的社会主义思想。前面说过,任何科学学说,都必须遵循简单性原则,都是由原理、定理、命题构成的逻辑严密的概念体系。马恩的社会主义思想作为科学学说当然不能例外。虽然马恩提出了“争夺”原理,但是没有将之看作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而且从哲学指导上看,它是在历史唯物主义这一“半成品”体系的(15)的指导下形成的,无法避免其负面影响。历史唯物主义尽管是“半成品”,但毕竟还有一个体系,而它连这样一个体系也没有。虽然马恩已经提出关于阶级产生、消灭的规律,但是并没有把它看作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没有由此出发建立它的逻辑体系,却以大量的篇幅对空想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进行理论包装,把公有制当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本质,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理论体系。最终在斯大林那里形成了苏式社会主义模式,当然这一模式和马恩的社会主义已经没有关系。所以这一“模式”不应该由马恩负责。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来源就是乌托邦,最早是莫尔的乌托邦,以后又有欧文、圣西门和傅立叶等的空想社会主义。公有制、有计划、按需分配等等,都是他们提出来的。马克思虽然批判了他们的空想性,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性,对于空想社会主义者关于未来理想社会的预测,却做了全盘肯定。其实马克思的时代,未来学尚未诞生,只能说是前未来学。更不要说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时代。所以他们关于未来理想社会(共产主义)的预测,存在着错误是当然的。其实就是在今天,尚没有一个那未来学家敢于宣称他的预测没有错误。而不能容忍的错误是我们今天依然把前未来学家的错误预测当成科学,更有甚者当成宇宙真理,当成誓死追求的最终目标(16)。说错误是轻的,简直就是荒谬绝伦!我们将当代未来学家关于未来社会的预测与之对照一下:公有制、按需分配,集体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等,都和当今未来学家的预测不符。因为纳米时代是物质生产方式的根本改变,既不需要自然资源,也不需要资本购买机器。所以只有在纳米时代,才可以彻底消灭资本。有人说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就可以消灭资本。其实无论是私人资本主义、合伙资本主义,还是国家资本主义,都是资本的范畴。马克思的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所以资本的本性不会因为实现的形式而改变。而且从现实的经验看,尤其以国家资本主义为最差。虽然当代未来学家关于纳米时代的预测具有科学性,但是却不能当作无产阶级追求的目标。因为它毕竟是预测,存在错误是难免的。它的实现是科学家的任务,不是无产阶级的任务。

其实没有纳米时代为参照,马克思的公有制理论在逻辑上的错误也是明显的。易洛魁人和澳洲土著人的公有制为什么可以存在?因为他们已经停止或基本停止了进化,人的需要是固定的,是不会发展的。而马克思设想的公有制人的需要是发展的,“已经得到满足的第一个需要的本身,满足需要的活动和已经获得的为满足需要用的工具又引起新的需要”。(马语)在马克思设想的生产方式条件下,无法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

马克思的时代可以预见的未来只能是电力时代,他关于消灭私有制实现公有制是无产阶级的任务的观点,是由历史的局限性造成的。如果马克思生活在今天,他预见到了纳米时代,他还会坚持这个观点吗?马恩的公有制理论可以分为两部分:证明公有制的合理性、实现公有制的措施(手段)。而作为(和手段对应的)目的的公有制已经没有合理性了,手段还有意义吗?马恩关于公有制合理性的证明还有意义吗?因为马恩的社会主义尚没有摆脱空想性。因为没有提出基本原理、没有一个科学体系,因此尚称不起科学的东西,只能说是前科学的东西。

至于苏式社会主义,那更是与科学不沾边。并且恩格斯早就预言过它的失败。恩格斯的预言:“只要生产规模还没有达到不仅可以满足所有人的需要,而且还有剩余产品去增加社会资本和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就总有支配社会生产力的统治阶级和贫穷的被压迫阶级”。终于又产生了一个新的剥削阶级——官僚特权阶级。恩格斯是否有先见之明呢?不得而知。但是在生产力不高的时代条件下实行公有制导致的严重后果他却是知道的。他曾经告诫他的同志:“我们的党有一天不得不出来执政,而归根结蒂是去实行那些并不直接符合我们的利益,而是直接符合一般革命的利益,特别是小资产阶级利益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在无产阶级大众的压力下,由于被我们自己所发表的、或多或少地已被曲解的、而且在党派斗争中多少带着激昂情绪提出来的声明和计划所约束,我们将不得不进行共产主义的实验,并实行跳跃,但这样做还不是时候,这一点我们自己知道得非常清楚。这样做,我们会丢掉脑袋,但愿只在肉体方面,就会出现反动,并且在全世界能够对这种事情做出历史的判断以前,我们不仅会被人视为怪物(这倒无所谓),而且会被人看成笨蛋,(那就糟糕多了)”(17)。马恩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指称的是同一对象——公有制。公有制和马恩的人的彻底解放是同义的。在马恩那里只有这一个公有制,没有什么高级低级之分。所谓按劳分配的低级公有制是列宁时代的人对于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望文生义的误读(18)。可惜如此重要的观点,放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而且仅只一次(没有收入选集)。和马恩鼓吹公有制的声音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的。这是他们不能原谅的失误。终于导致了苏式社会主义初级公有制,它在理论上是荒谬的,在实践上遭到完全彻底的失败是历史的必然。假设恩格斯的上述告诫和他们关于公有制的理论同等重视,这种低级公有制很可能不会产生。那么,也许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可以改写,至少不会失败的那么惨。但就是这样,这个告诫还是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据说列宁就是看到这个告诫才实行新经济政策的。而邓小平则是受到列宁新经济政策的启发,才实行改革开放的。

虽然马恩的社会主义思想不乏闪光点,但是它的主体却是公有制理论,致使他们的社会主义思想正确的方面被边缘化,无法形成体系。因此他们的社会主义思想只能算是由空想社会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的过渡,只能算是前科学。为了便于继承马恩的这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这里也将马恩的社会主义区分为“广义”和“侠义”。 “广义”——马恩关于社会主义的整体思想;“侠义”——公有制理论。

我们再来审视公有制理论。我在《一个哲学之谜的猜射》(19)中,区分了两种否定形式——突变式、渐变式。人类的进化是一个向高级、更高级发展的连续过程,既没有渐进过程的中断,更没有向对立面的转化。传统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只有突变式没有渐变式,而一切进化都属渐变式。那个著名的关于公有制(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三段式,是将渐变的人类社会进化硬塞进突变式的模式里。公有制不过是人们对私有制的不满而产生的逆向思维的产物。本来马恩的公有制理论就是错误的,而初级公有制则是马恩公有制的错上加错,是彻头彻尾的乌托邦!它以效率低下、资源浪费、易于权力寻租等等弊端而臭名昭著。东、西方(东方社会主义国家、西方英国工党和其他工人阶级政党曾经掌权的国家)实行公有制的实验无不以失败而告终,如果连空想社会主义的失败加在一起,人类进行公有制的实验长达一个半多世纪,均以失败而告终。它给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带来的不是幸福,而是灾难!必须彻底抛弃它,必须回归马恩社会主义思想正确的方面,回归社会主义的本义——社会+主义,就是普罗大众主义,就是普罗大众利益至上。 凡是把普罗大众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就是真社会主义。否则是假社会主义。

与苏式社会主义对照的是瑞典(式)民主社会主义。二者的相同之处是均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瑞典社民党坚持马克思特别是恩格斯晚年“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正确方向,是对马恩社会主义正确思想的继承。其“职能社会主义”则是独创性的发展。而“职能社会主义”的实质就是不搞公有制。其结果在实践上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们不但有经验,也有教训,——“基金社会主义”又悄悄地捡起公有制,结果失败了。而过度的福利则违背了“第一定理”。他们成功的理论和实践,是地地道道的科学社会主义。不但是瑞典,而且北欧诸国均实行民主社会主义。原来欧洲最不发达的贫穷落后的北欧地区,而现在“……在经济竞争力、社会健康和生活幸福等诸多指标上都领先于世界水平。这些 国家不仅避免了南欧国家制度僵化,而且免除了美国的极端不平等,从而为债务緾身的西方国家提供了改革公共部门的蓝图”(20)。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民主社会主义的胜利和苏式社会主义的失败,彻底证伪了公有制,为我们重建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体系提供了事实根据。

这里还要特别提一下对于共产主义的追求问题。马克思主义的终极追求是人类的彻底解放,近期目标是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普罗大众的利益(幸福)。所以王占阳先生将马克思主义称为普遍幸福主义。它虽然有公有制的错误,但是公有制是为人类解放服务的,是为人民的幸福服务的,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更不把公有制作为近期追求的目的。而我们追求的公有制尤其是低级公有制和马恩的上述追求是大相径庭的。而且我们的这种追求本身也大有问题,——任何社会制度都是为社会主体服务的,是手段不是目的,制度的价值在于对于主体的有用性,能为主体造福才是有价值的。如果它带给主体的是祸,又有什么价值呢?为了追求共产主义制度,不惜牺牲几代人的幸福。更有甚者,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可以牺牲几亿人的生命。荒谬绝伦贻笑万世!马克思曾经叹息:他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不幸的是,这竟然成为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命运应验的谶语。

十一届三中全会实行的社会主义改革,使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但是我们对于苏式社会主义的否定尙不是自觉的,且不说政治体制改革,就是经济体制改革至今仍然有问题,——保留了一条乌托邦的“尾巴”:公有制为主体。明明知道它百害而无一利,为什么仍然要这个“尾巴”呢?我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耽误的太久了,必须尽快回归马恩社会主义正确思想的方面,回归人类文明大道,回归社会主义的本义,回归民主社会主义。当然也要避免苏东社会主义自发崩溃式的无序回归,要通过顶层设计实行有序回归。

一个半世纪前的产品早已进了历史博物馆,那时诞生的学说也已经修改得面目全非,而只有马克思主义还保持着原始形态,这是很不正常的。要把马克思主义当作科学学说看待,它就只能是包含着真理颗粒的假说。而且现在看来,他的社会主义学说连科学也称不起,只能算是前科学。对于前科学形态的马恩的东西,仅仅是修正(主义)已经无济于事,必须另起炉灶。当然还要继承马恩社会主义思想正确的方面,但是马恩提供的理论资源已经无法满足需要。因此要吸取全人类有关社会主义思想的精华,尤其要接受苏式社会主义的教训和瑞典(式)民主社会主义的经验,重建科学社会主义。

注: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二版3 卷338 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二版3卷338页

2、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研究三十年http://hxd.wenming.cn/mkszy/2010-04/14/content_112331_3.htm

3、论马克思的等劳交换——和俞宪忠先生商榷《前沿》2001、3 http://blog.kdnet.net/boke.asp?aima57en.showtopic.25295.html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二版1卷238页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二版3卷632页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二版3 卷273 页

7、序言3页、118页《古代社会》商务印书馆1977年.北京

8、《仰韶文化》http://baike.baidu.com/link?url=Jdo5MKrbVuZ2TSJXbldCHcOEQzwVNAz0pjPdDRSyRhuHdZke6gt9OYsSzkPfy3oX

9、《纽芬兰渔场消失之谜》http://www.hinews.cn/ocean/system/2007/09/17/010149310.shtml

10、北美野牛“死亡之涧”http://baike.baidu.com/view/267318.htm

11、 《 消逝的美洲辉煌——印地安》 (上) 易洛魁人的农业章节 作者:闻明、彭萍萍 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学苑音像出版社

12、《从家族公社私有制到个体家庭私有制的嬗变--先秦秦汉土地所有制变化的轨迹》李恒全《学海》2005年第04期

13、《应重新认识父系的起源与 私有制的关系》春城 《马克思主义研究》2003年第 期

14、威廉·李卜克 内西:《忆马克思》人民出版社1973年版

15、详见拙文《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是“半成品”》

16、一个土包子解释的社会主义之十——关于共产主义信仰问题

1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二十八卷> 恩格斯致约瑟夫·魏德迈1853年4月12日

18、关于马克思的 “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之谜 《东岳论丛》2000、2 http://blog.kdnet.net/boke.asp?aima57en.showtopic.36193.htm

19、一个“哲学之谜”的猜射《东岳论丛》,1993,(2). http://blog.kdnet.net/boke.asp?aima57en.showtopic.42610.html

20、高锋:北欧模式与中国发展http://blog.kdnet.net/boke.asp?aima57en.showtopic.810944.html

2014年3月10日定稿 . 2017年 3月29日第一次修改;4月27日第二次修改。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