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公有制、资本等问题和 q512i先生的讨论
2016-12-15 14:19:47
  • 0
  • 0
  • 0
  • 0

q512i :

呵呵,你终于注意到了合法的公权力和腐败的特权之间的区别,那么请问,革命公墓的墓葬规制是不是政策规定的??那是私利么??那涉嫌腐败么???如果是,请拿出证据,如果不是,那么你反对的是什么???站在资本主义的立场上,戴着共产主义的帽子,反对现行的政策法规,你这是要干嘛啦????

知道最早实行资本主义的大英帝国的第一批资本家都是贵族背景么???你还真相信理想的自由资本主义学说了???你还记得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会发生什么事情么???你还记得“资本这个怪物,从一生下来,每个毛孔里都留着肮脏的血液”的论断么?????

谈论政治哲学,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规则,而是立场,您的立场到底是在哪边的???听你的意思,好像中国应该全部推倒重来一次,不再坚持公有制主体,不再实行社会主义,而是把一切全部平均下去,重新进行一次资本的原始积累,以便重建你所说的规则和什么资产阶级的独立人格,并且使之符合历史辩证法。。。教条主义很好玩是吧??你觉得那有可能么????

艾马恩:

从共产党没有特殊利益这一宗旨讲,一切等级特权包括革命公墓的墓葬等级制都是不对的。等级特权 是封建主义的东西,连资产阶级都不允许,而代表无产阶级的共产党怎么能允许它存在呢?它明显是和共产党的宗旨背道而驰的,如果按照共产党的宗旨制定法律,那么一切等级特权包括革命公墓的墓葬等级制当然都是违法的。

马克思关于“资本这个怪物,从一生下来,每个毛孔里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段话来自基督教,是马克思那个时代的认识。而今天在北欧很多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已经关进笼子里。和马克思那个时代的资本是不同的。你以为实行了国有化就消灭了资本?这其实是国家资本主义。《资本论》中的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一切资本——不论个人资本、合作资本,还是国家资本,都是资本的范畴,资本的本性不会因为国有化而发生本质的改变,反而比私人资本更容易产生腐败等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国家资本主义远不如将资本关进笼子里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

虽然大英帝国的第一批资本家都有贵族背景,但是他们并没有依附性都是独立的。这和中国的权贵资产阶级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彻底解决中国的问题,权贵资产阶级也是不能放过的。就像当年区分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一样,要区别合法发财和不合法发财。

至于公有制问题,我想多说几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失败的教训已经证明,公有制没有合理性。二战后,英国工党政府先后掀起两次国有化高 潮。战后国有化运动是英国工党“社会主义试验”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国有化加重了“英国病”,造成经济停滞、通货膨胀等等。凡是实行公有制的国家没有不是以失败而告终的。今天实行彻底公有制的只有北朝鲜,而那是一个实行封建世袭制的专制独裁的乌托邦的假社会主义。那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起码的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几十大米就可以换一个青春少女。那里人身高变矮、寿命缩短,甚至人种都在退化。和南朝鲜相比较,究竟公有制好还是私有制好,不是最好的说明吗?当然,马克思的公有制是有前提条件的,要有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产品满足需要、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不再矛盾。就是说不存在你多拿了,我就会少拿的问题。我将之概括为“不争夺”。至于斯大林的没有任何前提条件的公有制,恩格斯早有预见,说那“会丢掉脑袋”,“会出现反动”,“会被人看成笨蛋”。果然被恩格斯说中。但是就是这样马克思的公有制理论还是有问题的,这与他生活的时代有关系。他只见到早期资本主义,无法看到今天关进笼子的资本主义。他关于人类社会是一个肯定否定的“三段式”的观点是错误的。根据我的研究,人类初期并没有一个普遍的原始公有制阶段。只是在少数资源富足区存在过原始公有制。至于在人类彻底解放的理想社会(共产主义)也不是什么公有制社会(详见拙文http://blog.kdnet.net/boke.asp?aima57en.showtopic.872416.html)人类社会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进化的过程,根本不是什么肯定否定的“三段式”。可以肯定的说,不论是今天还是未来,公有制都没有合理性。公有制=乌托邦,公有制占主体,就是乌托邦占主体。

你提到教条主义,我搜索了教条主义的定义:不对具体事物进行调查研究,只是生搬硬套现成原则、概念来处理问题的思想作风。教条主义 亦称“本本主义”。主观主义的一种表现形式。主要特点是把书本、理论当教条,思想僵化,一切从定义、公式出发,不从实际出发,反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否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教条主义轻视实践、割裂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我们俩究竟谁是教条主义,可以请网友评判。如果说我们都引用了教条,那么我的教条来自马克思,而你的教条很多来自斯大林。而斯大林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斯大林主义是“极左”的发源地。也许你会发问,为什么“极左”的发源地不是列宁而是斯大林。列宁是个“两头真”,十月革命以前是马克思主义,从新经济政策到临死之前对于苏联的公有制做了彻底的反省,从而回归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是不包括中间错误的这一段,而这一段是被斯大林全盘继承并发展,成为“极左”的发源地。

通过和你的讨论,得到一个结论:不但“毛左”是无法说服的,“极左”也是无法说服的。这是我最后的回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